马蒂奇自白:从塞尔维亚到曼彻斯特我已经走了很长的路

  我在围栏外面看着足球,所有的孩子也都停在那里。我们需要翻过围栏才能把球捡回来,但没有人愿意去。

  这就是我接触的第一块球场,在我的家乡塞尔维亚。那是一片泥地,旁边就挨着一块墓地。这儿根本没有草,表明的干湿完全取决于今天有没有下雨。这里的条件虽然糟糕,但也教会了我们很多。当你把球传给另外一个孩子时,他必须把球停住,而你也必须不停地跑动,随时准备接其他孩子传过来的球,因为每个人都不想让球弹到围栏的那一边去。

  那个时候我住的那个小村庄大概只有1500人,在那里我有很多朋友。我的生活总是和足球相关,不管场地条件有多糟糕,能让我踢球就好。有的时候当我回到家,父母只能看到我的眼睛,因为我身体的其他部位已经沾满了泥。

  当然,足球不光是我的生活,也是我家人的生活。我的父亲是一名足球运动员,我的兄弟也踢球。很多时候父母都会送我去比赛和训练,因为我父亲也要去同一个地方比赛。在我7岁到9岁的那段时间,他就是我的教练。

  那就像是噩梦,因为训练太苦了。即便我在一场比赛里进五个球,他也会说我踢得太差了。他总是会挑出一些毛病,比如说我这个球传的不好。在其他孩子那里这是完全OK的,但到我这就不行。即便对我的兄弟他也没有这样,但对我他总是希望看到更多,总是这样。

  有一次他终于告诉我说我踢了一场好比赛,我记得非常清楚。那是本菲卡和费内巴切的欧联杯半决赛,赛后他说我踢了一场很棒的比赛。那是他第一次这么对我说,也是最后一次。

  我之前一直好奇他为什么对我要求这么严格,但现在看来,我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他是为了我的以后。但在7岁的那个年纪,我真的讨厌有他这样的教练。

  我喜欢足球多过上学。我喜欢去学校是因为在那里我可以见朋友们,但当我读书的时候,我的思绪总是会飞到足球场或者篮球场上。我虽然不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学生,但也足够让自己在学习和运动之间找到平衡。

  那个时候因为还小,所以暑假的时候我们也没钱去其他地方。那个时候国内的经济状况不太好,但我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满意。暑假我们会做各种运动,打篮球、踢足球和打排球都有,我们甚至会组织其他村庄里的孩子来办一届比赛。整个暑假,我们都是在参加各种比赛中度过的。

  那个时候,当其他村庄的孩子来我们这里比赛的时候,那场比赛可重要极了。虽然没有观众来看,但在我们心中这场比赛的氛围和贝尔格莱德德比没有区别。我们必须取胜,这是我们的骄傲,我们为了自己的村庄而战。我们不允许其他村庄的球队在我们这里赢球。

  大概在我10岁的时候,我家附近的一支俱乐部的教练看到了我在比赛中的表现。那场比赛之后,他问我多大了,我告诉他我是1988年生的。

  他不相信我说的话,他可能觉得我踢球的方式像个年龄更大的孩子。之后他通过别人问到了我家的电话,他打电话给我父亲问我到底多大了。

  这位教练所在的青年队是在当时的南斯拉夫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。他告诉我父亲,应该让我去参加一项即将开始的比赛,来自全国的16支最好的俱乐部都会参加这项赛事。

  我的父亲同意了。之后我们赢得了那届赛事的冠军,我们成了南斯拉夫最好的青年队,我甚至赢得了那届比赛的最佳球员的奖项。在那之后,贝尔格莱德红星和贝尔格莱德游击都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那里踢球。

  最后我选择了贝尔格莱德红星。我在那里踢了四年,但之后他们告诉我我不够出色,我可以去其他地方试试。因为当时我还要在贝尔格莱德上学,所以我必须在那里再找一家俱乐部。贝尔格莱德游击队知道了我离队的消息,他们问我愿不愿意来,所以之后我又加盟了贝尔格莱德游击队。

  当别人一直对你说你不够出色的时候你该怎么办?没别的选择,只有证明他们是错的。

  所以我回到了我的第一支俱乐部,在我18岁的时候,我又去了塞尔维亚第三级别的联赛踢球。在那里踢了六个月后,我加盟了斯洛伐克的一支名叫FC Kosice的球队。两年半后我去了切尔西,之后是本菲卡,然后又回到切尔西,最后来到了曼联。

  我得感谢我的母亲。那个时候她想让我好好上学,对于我把体育放到第一位的想法,她是不太高兴的。

  我记得当我加盟第一支俱乐部之后,我告诉老师有的时候我要去客场比赛,所以我得缺一些课。当时老师觉得这很搞笑,他说:“好吧,但这得你的父母来说,因为你还是个孩子。”和父母交涉这样的话题并不容易,当时母亲几乎快哭了,但即便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她还是为我这么做了。

  在本赛季开始前,我几乎一整个夏天都待在家乡,这是我职业生涯里最长的一个假期。家乡的人都很好,他们会和我打招呼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,这虽然很普通,但却能够让我高兴起来。在家乡我每天都有固定的生活模式。早上起来之后和孩子们去游泳池,然后吃午饭,下午孩子们在踢球,我和妻子就坐在旁边的饭店里看他们。这里的人们都知道我在这,但在这我不是明星,只是个普通人。

  我在这里还有很多朋友,我们组建了一支属于自己的俱乐部。这个决定是在一次晚餐时做出的,当时我们说想组建一支球队,从低级别打起就可以。前两个赛季我们赢下了所有的比赛,47连胜,所以球队已经完成了三次升级,现在已经在第四级别的联赛了。上赛季球队排名第八,中游水平,所以现在我们要看看该如何进行下一步。

  塞尔维亚的人民总会支持有塞尔维亚球员效力的俱乐部,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有很多塞尔维亚球迷支持曼联的原因。当然不仅是因为我,也因为维迪奇。因为伊万诺维奇,他们也会支持切尔西;因为斯坦科维奇,他们还会支持国际米兰。其实我小的时候也是一样,我总会支持那些有我们的国脚效力的球队。在塞尔维亚国内,我支持贝尔格莱德红星,国外的话我支持瓦伦西亚,因为我父亲的朋友杜基奇曾在那里效力。他的儿子现在住在曼彻斯特,和我也是很好的朋友,这世界真小,不是吗?

  我喜欢回到塞尔维亚,但我也必须承认有一件事让我感到有些奇怪,那就是我家乡的一条街道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。其实我第一次听说感觉还没什么,但当我第一次开车经过并真正看到那条路的时候,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,我还是不太理解。

  也许到二三十年后,我会觉得我可能做了一些不错的事所以人们才这么做,但现在我真的觉得很奇怪。当然,我不是说这是一件坏事,这说明这里的人民觉得我实现了一些了不起的事。

  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sinopmp.or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